阿飘飘飘Mia

【孔雀】【PN】【盾铁】【Gradence】
【二德子】【虫爹】【修伞】【顾韩】

数不清是第几遍撸小白领了😻SE401捂脸超可爱嗷😚😚🤘

word妈好苏QAQ

普鹾科菲耶夫:

著名英国演员Martin Freeman及Benedict Cumberbatch近日新释出九张各大国际品牌宣传大片,风格或冷峻迷人或优雅帅气,当日即震惊无数时尚界人士,该套宣传图释出后两人更是获得了无数大牌抛来的橄榄枝,想必两人在未来亦能秒杀无数菲林

老头子前两天过生日了 真开心💓

圣诞快乐🎅

+LC斐尔+:

大家圣诞快乐呀XD~~~

阿西吧差点就睡过去了赶紧补一张



这张打算做个立牌或者挂件玩玩~和上一张礼盒版一起~

【血战钢锯岭】Scars

啊啊啊啊啊
【跪

你们的坏邻居:

Smitty Ryker x Desmond Doss




Smitty Ryker身上有七处伤疤。


七处都是同一个医疗兵处理的。


而其中有三处是属于那名医疗兵的。






Desmond拨开水雾看见了在对面隔间的Smitty,他正抬着头冲洗残留的泡沫,没有注意到透过蒸汽投射过来的目光。


和Hollywood的不同,Smitty的身体并不是像是那些标准的健美身材,肌肉块凝聚在一起,仿佛全身都叫嚣着雄性荷尔蒙的饥渴;但他们同样结实,你看的出来那些肌肉并不诞生于健身器械,而是出生在矿山和重机械工厂,在机油和污垢之中,在熔炉和黑暗中,为了饥饿,生存,和日复一日的明天。




水珠顺着完美的鼻尖往下滴落。




1.


第一处伤疤在脖颈处。


从菲律宾撤退的前几夜,Smitty带领着一小班人去最后的扫荡。


大部分日本兵都死了,苟延残喘的要不自我了断,要么甘愿的被当成战俘抓回去。


只有一个,可能是武士道精神在他准备放弃抵抗的前一秒复苏了,也有可能是本来就是预谋已久的行动,总之他抽出短刀冲了过去。


Desmond处理着伤口嘟嘟囔囔地说再过几厘米他就没命了,Smitty只是抽着烟不说话。


“你真的应该小心点,”Desmond拍了拍Smitty的肩告诉他结束了,背过身整理自己的医务包“一直不受伤可能只是命大而已。”


“谁知道呢,可能是上帝保佑我也不一定。”


Desmond听到这个答案诧异的扭过头,而Smitty靠在椅背上叼着根烟擦拭着自己的枪,抬起头挑衅的挑起了眉毛。


“还是你觉得我不配拥有那老头子的爱。”


男孩瞪大了棕色的眼睛露出了不可思议的表情,然后低下头笑了出来。


“你可以拥有你想要的任何东西,好了么,”他挎起自己的小包起身离开,经过Smitty的时候还拍了拍他的脑袋,“有没有人说过你怄气的时候跟小孩儿差不多?”




Smitty的脑袋毛茸茸的,Desmond拍下去的那个瞬间想到了自己小时候和Hal争抢的玩具熊,于是他又多揉了几下。


结果自然是那个“人形玩具熊”被激怒了,Desmond被反手拽了过去摔在了地上。


拳头,辱骂还是气急败坏的表情,Desmond等来的不是往日印象中的任何一样东西。


Smitty只是看着他,得逞的笑了。


“那如果我想要你呢,”就像是恶作剧的小孩子,“你就会在圣诞节的时候出现在我家烟囱里?”


Desmond意识到这可能只是又一次毫无意义的捉弄,他对上Smitty的眼睛,一边的嘴角抬了起来,露出了那种“该死的,机灵的,让人想要打一拳的”笑容,至少Smitty是这么形容的。


“坏孩子是不会得到圣诞礼物的,”Desmond的把脑袋歪到一边想了想,“不过现在还有些日子,我猜努力也不晚。”


Smitty坐在椅子上看着小军医迈着不知为何还有些愉悦的步伐离开,陷入了躁郁和沉思中。


妈的,他想,Desmond Doss才是那个大孩子。




2&3.


第二处和第三处在腰窝。


日本人的敢死队或许是这个世界上最没有效率的军队,但仍然让人恐惧。刺刀,手榴弹像是身后的波浪一样朝他们涌来。


“医疗兵!”


“救救我!”


Desmond又一次被这样的声音包围在了战场上,先去哪一边,是近的那个方向,还是已经丢了两条腿的那个人的身边。


但是他从来不会停下,他一直穿梭在枪林弹雨之间,每个人都要救,Desmond一直是这样认为的。当你在上医疗兵课程的时候,教官会告诉你,先救距离更近的,学会抛弃伤势严重的,优先保护自己身上的药物是最重要的……总而言之是医疗兵不能死,医疗兵在救死扶伤的同时应当以保护自己为优先策略。




医疗兵是宝贵的。




但是Desmond没有这样的意识,他抱定了决心想要把这七零八碎的世界拼凑在一起,他从最后方跑回前线,沿途救下每一个他见到的伤员,哪怕个别人之有万分之一生还的可能。


“医疗兵!医疗兵!"


在一个刚刚被轰炸过的战壕旁一个年轻士兵的肠子散落在外面,Desmond跑过去握着他的手给了他一针吗啡。


“坚持住,哥们,我会带你出去的,”他背起一经奄奄一息的伤员,“放轻松,我在这了。”


一枚手榴弹从他面前飞过,落在不远处的土坡,在他听到巨响的前一秒他被人扑在了地上。




“你不能告诉每个人你会带他出去,”头顶传来了熟悉的声音,“那是错误的希望。”




Desmond身边是已经失去呼吸的伤员,和一边躺在血中的Smitty。


死的和活的,当然是救活着的那个。




手榴弹落在了较远的平地没有直接击中他们,但是更多的时候被炸起的瓦砾和弹片才是导致死亡最主要的原因。


Smitty没有让医生给他用麻醉。


“留给那些要截肢的人吧。”他说。


而Desmond只是在一边担忧的看着他。


“见鬼,看在我现在疼的要死的份上,”Smitty从牙缝中挤出这几句话,“你应该讲点笑话给我,而不是一脸送丧一样的看着我。”


“我讲的都很糟糕,”Desmond露出了那天第一个笑容,“没准会让你死的更快。”


“我没那么容易死。”


手术结束后Desmond叮嘱了Smitty几句,然后张了张嘴,又把卡在喉咙中的话憋了回去。


“你想说什么?”


“没什么。”


“我又不是瞎子,”Smitty的眼神暗了下来,“我看的出来你有问题要问我。”


Desmond知道Smitty是认真的,每次露出这样的表情都意味着他不得到满意的结果就不会轻易罢休。


“我只是……”Desmond叹了口气,“你不必那么为我。”


“为你什么?”Smitty露出了疑惑的表情,“为你挡下那个手榴弹?你是医疗兵,保护你是首要任务,而你自己意识不到这点就只能别人替你记着。”


Smitty这个刚正不阿的回答让Desmond觉得自己像个傻子。


“如果你真的不想让这样的事情发生,你就该学会保护好自己,而且你还他妈的没有任何武器,你要比别人更机灵。”


“你不能死。”Smitty说。


Desmond当然知道问题所在,而他现在因为自己的疏忽和刚刚没来由的慌乱陷入了自责,他是为了你的任意为之付出的代价,是责任和义务,而不是别的什么其他情感,那些情感也不应该存在。




“但是我会的,Desmond,”Desmond走出伤员帐篷的一瞬间身后传来了声音,“我会为你接下那枚引燃的手榴弹。”("I'd catch a grenade for you.")






4.5&6.


Smitty背过身去开始擦干自己的身体。


露出了后背和大腿上的三个疤痕。


四,五,六,Desmond数着。


两个弹孔和一处刀伤。




7.


最后一处在胳膊上,刺刀刺进去的角度很刁钻,要抬起手才能看到。


一小波日本人来突袭散兵坑,Smitty挡在了熟睡的Desmond的前面。




就是这七处,Desmond数完了之后满意的点了点头。


“看什么呢Doss,”Chief的毛巾打在了Desmond的屁股上,“发现Smitty比你家的那位娇妻要动人?”


“去你的。”Desmond急忙笑着否认,但是脸上的慌乱还是被对面的Smitty捕捉到了。


等到Chief走远,Smitty也不紧不慢的靠了过来。


“我看见你怎么看我的了,”干净的毛巾擦干了他脸上的水珠,“说真的有点瘆人,你他妈不是看上我了吧?”


Desmond的却注意到Smitty的眉骨多了一处擦伤,他盯着那处擦伤出神。


“八。”他张开嘴,露出了疑惑的表情,他还有我不知道的伤,Desmond心里泛起了不满,就连他自己也没有意识到什么不对,就仿佛他就是Smitty Ryker的私人医生一样。


显然Smitty完全不懂Desmond盯着他的脸究竟在研究什么,只是觉得可能只是他又一次沉浸在自己世界中的表现。


“洗完了就出来,没人想看你闷死在这。”他拍了拍Desmond的脸走了出去。




这是出发去冲绳岛的前一夜。


Smitty在出发前一天不总是参加排里其他人的娱乐活动,常常在傍晚的时候一个人叼着根烟反复擦拭自己的来福,然后再组装回去,再拆开,再组装,一次反复。


“乞求眷顾的神秘仪式” Ghoul给这种反常行为起了个这样的鬼名字,而只有Smitty知道这样做不是为了某种神的怜悯,而是为了克服某种恐惧,对于死亡,伤残或者失去的恐惧。


对于战争的恐惧。




Smitty感觉到身边的椅子被人拉开了,“滚开。”这种时候的Smitty对谁都没什么好脸色。


但对方却用一种更严肃,更无法抗拒的声音回应了他。


“你的脸是怎么了?”


见鬼的是Desmond,Smitty转过头打量着他,Desmond像是有谁侵犯了自己的领土一样盯着他眉骨的擦伤,手上还拿着棉签的碘酒。


“一点小事而已。”Smitty突然意识到了Desmond整个下午都反常的原因,摆了摆手让他不用担心。




Desmond却不容置疑的把Smitty的头扭了过来开始上药。


Smitty没有拒绝,他知道在这些问题上Desmond的固执,他的每一处伤疤,每次一流血,Desmond都可以准确的背出来。


而这一点,他们两个都不曾觉得有什么不正常。




“怎么弄的?”Desmond又问了一次,两个人的鼻尖贴在一起,唇齿之间只有几厘米的距离。


Desmond专心处理着好看的眉骨,而Smitty数着Desmond嘴边的胡渣。


“你真的想听?”Smitty抬起眼皮对上了那幅专心致志的面孔,“是你踹的。”


显然这个答案不是Desmond意料中的,他以为会是Smitty和谁打闹或者是不注意撞到了那里,但这样的回答让医疗兵Desmond听下了手中的动作。


“什么?”


“被你踹的。”Smitty无所谓的耸了耸肩,无视了对面“怎么可能——?”的表情,“今天早上的训练,你翻越障碍物的时候。”


“可是我没有感……”


“因为只是轻轻一下。”Smitty抬手合上对面大开的下巴,从他手里抢过了棉签,“比起关注我这点小伤,不如多看看躺在床上的伤——”




Desmond吻上了Smitty的伤口。


那是一个毫无杂念的吻,就像是动物会彼此之间轻轻的舔舐伤口,为了减少疼痛,为了加快愈合。


没有人觉得有任何的不正常,这或许只是疗伤的另一种形式。




“你知道,”Smitty先开了口,“被别人看见,咱们俩就都要完蛋了。”


Desmond的嘴唇终于离开了那出细小的擦伤,最后还用舌尖轻轻的掠过,这让Smitty的心沉了一下。


“只是为了加速伤口的愈合,”落日的光打在Desmond的脸上,笼罩在他身上的光让Smitty以为自己见到了圣人,那圣人眨了眨他的眼睛,“是完全正常的医疗行为。”




那天晚上Smitty没有再折腾他那把可怜的来福,只是和Desmond的并排坐着,他抽烟,Desmond接着光亮看一些医疗手册。




“他们说你总折腾你的枪是因为你害怕。”Desmond从书中抬起头,突然想起了这个问题。


“不。”Smitty点燃了他最后一根好彩,否认了这个说法。


“那是什么?”Smitty看见Desmond的疑惑,却只是抿起嘴笑着摇了摇头。




不,不再存在恐惧与不安。


因为他已成为被上帝眷顾之人。




END






"I'd catch a grenade for you."——只是突然想起的歌词。



【钢锯岭/Smides】口是心非

【捂脸

Whisper~想当甜饼生产商:

又吃了北极圈CP的我……忍不住对小军医下手了。


 


Desmond和Dorothy没结婚,没订婚,没交往。好朋友设定。


 


剧情部分更改。至于基督教的教义中存在的某个问题,选择性忽略吧……不然这篇傻白甜写不下去了OTZ。


 


OOC以及傻白甜。


 


以上预警。


 


 


 


 


有两种人很讨姑娘们的喜欢。


 


一种:长得好。


 


另一种:会撩。


 


长得好是自带的属性,后天除非你去整容,不然是改变不了的。而撩人,则是可以通过练习来获得的技术活。


 


哪怕长相评级只是个普通,只要你会撩,依旧是个单身狗们的阶级敌人。


 


例如:Smitty.Ryker。


 


但是,偏偏有种人,不仅长得好,还天生会撩。


 


例如:Desmond.Doss。


 


Smitty觉得不公平。难得的休假能出来放松一下,凭什么那个傻乎乎的瘦子能获得那么多的姑娘的青睐,明明就是个枪都不敢拿的胆小鬼。


 


好吧,其实也不是很胆小,毕竟在经历了那么多刁难都,他还是留下来了。而且,眼神一如当初进入这个宿舍时那样的干净、坚定、充满活力。


 


Smitty不喜欢书呆子一样的Desmond。但是他不否认这个书呆子有一双好看的眼睛,就算是在泥浆里打了好几个滚后,那双眼睛还是亮晶晶的。


 


而那群姑娘,肯定也是被那双漂亮的眼睛吸引了。


 


形单影只的Smitty郁闷的喝了一大口不怎么样的啤酒,看着被好几个姑娘围着有些手足无措的Desmond。


 


嗤,童子军。


 


Smitty正打算好好地欣赏一下童子军的窘态,然而Desmond好像一瞬间就在人群里找到了他,而且用一种可怜兮兮、急需帮助的眼神看了过来。Smitty不知为何感觉胸腔里的某个器官猛地一跳,送到嘴边的酒也忘了喝下去。为了掩饰自己的不自然,Smitty转过头去不再看Desmond。


 


Smitty感觉自己好像被撩到了……


 


“Hey,Smitty,你看Doss那副蠢样……?!Smitty?你去哪?”


 


酒杯被重重的放在了吧台上,Smitty黑着一张脸,顶着一副“老子就是流氓,我就不讲道理”的表情扒拉开人群,笔直的走到灾难中心把人给拎了出来。


 


脱离人群的Desmond看着面色不善的Smitty小心翼翼的露出了个乖巧的不能再乖巧的笑容。“谢谢。”


 


回应他的是Smitty不友善的一声冷哼。


 


自从这次“好心”的援救的后,Desmond似乎就明白了Smitty就是个脸黑心软的好人,就算Simtty偶尔的针对性举动也只是带着温和无害的笑容。不过只有Smitty自己知道,每次他都掐着时间点吧Desmond拖走,让那不怀好意的人没有下手的机会。


 


Smitty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要这么做,可能就是觉得玉米杆被自己人欺负欺负就够了,别的营的别想来掺和。


 


直到有一天,Desmond发现Smitty缺席了训练。私下里一打听才知道Smitty因为私自斗殴被关禁闭了。这个消息一传到宿舍里面,几个嘴欠又八卦的就开始拿这事作为饭后消遣。说Smitty自找的,那性格早该被整整了。


 


Desmond合上了手里的圣经,抿着唇走了出去。


 


“Hey!Desmond,你要去哪?”


 


“伙房,今天我轮值。”


 


而此时禁闭室的Smitty躺在床上烦躁的想打人,而且他现在很饿,揍完那几个王八蛋后他还没来得及去吃顿饭补充一点体力就给关禁闭了。不过好在处罚只是管两天禁闭,被他揍的那几个人可是躺在医疗室了,躺完了还得来关两天。


 


想到这里,Smitty心情好了点。正准备翻个个身睡一觉时,突然有人敲了敲门。


 


“谁?”


 


Smitty警觉的翻身而起,全身的肌肉都紧绷了起来。


 


“Smitty??”


 


“Desmond?”听出了声音的Smitty一脸的见鬼,解除了警戒,走到了门口果不其然看到了某人。“你怎么过来的?”


 


“我也被关过好几次禁闭了,这里熟。”


 


“……别把这事说的挺自豪,蠢货。”


 


“这个。”Desmond利用门上的小窗口塞了几个罐头和面包进来,“我估计你没吃上饭,不过我只找得到这个了,你先将就着吃。”


 


“……哦。”Smitty看着一脸担忧的Desmond,把拒绝的话吞了回去。


 


“你为什么要揍那几个人?”


 


“我手痒。”


 


“Smitty,斗殴是不对的。幸好这次你只是关两天禁闭。”


 


“别跟我说什么教,你赶紧走。”Smitty看到门口那人大有要长篇大论的架势,不耐烦的挥挥手让人赶紧走。


 


“……好吧,我晚上再给你送点吃的来。”


 


“不用了,禁闭室又不是没饭吃。我只进来的点不对,走走走。”


 


Smitty看着Desmond一步三回头,那双大眼睛里满满的都是担心还有点委屈。最后还嘱咐了一句要自己小心点,别惹恼了长官。那副婆婆妈妈的样子让Smitty觉得好像心情又好了那么一点。


 


对此,Smitty觉得公开抗令的Desmond没资格说他。他也不会告诉Desmond,他为什么要揍那几个王八蛋。


 


 


训练之前,Smitty犯了烟瘾在厕所抽根烟的时候,听到外面有人在说什么。


 


“你知道吗?隔壁营出了个神经病,说什么拒绝碰枪。”


 


“哦哦哦,我知道,好像是叫Doss。看到过几次他在厨房轮值。”


 


“上战场不带枪,我看他就是去送死的。倒是可惜了那副长相。”


 


“说到这个,上次我看到他在浴室换衣服,身材倒是挺不错的。要不哪天试试?反正他现在也被他们营的人排挤了,没人会帮他说话的。”


 


“嘿嘿,我也有这想法。”


 


“我记得明天就是他轮值浴室的打扫,不如——啊!!!”


 


“不好意思啊,手滑了。”Smitty叼着烟,揉了揉手腕,“嗯,三个人是吧。刚刚谁说的要动那根玉米杆来着?当我们营和你们三一样都是王八蛋是吧?”


 


 


 


从禁闭室出来后,Smitty回到宿舍,正好看到Desmond把他脏了的训练服换了下来。视线忍不住一路从Desmond的脸滑到了有着好看曲线的腰腹。


 


然后,一股子无名火冒了出来。


 


“Doss!”


 


“??”


 


“以后你换衣服注意点!”


 


“??”


 


 


因为前线的战况,他们的训练并没有进行多久。他们被送到了钢锯岭,Smitty并不怕死在战场上,他无牵无挂,能死在战场上对他来说并不是一件很坏的事情。


 


直到他只顾着看前面忽略了背后的危机,却发现扑到了敌人的是那个没有任何武器的Desmond的时候,Smitty是真的感到了一点害怕。要是敌人带着匕首或者别的什么,或者是自己的的枪法不准一点,Desmond早就死透了。


 


好在两种情况都没有发生。


 


“受伤了没?!”Smitty忍不住问了一句,看到Desmond摇了摇头后才扛着枪从隐蔽点出去了。


 


然后,他发现,没带枪的Desmond在战场上他妈的窜的跟只兔子一样,来来回回的搬运着伤员,看的几个带着枪的目瞪口呆。


 


夜幕降临的时候,他们终于得以喘口气。Howell中士要他们找个沟自己蹲着,不要单独行动。然后Smitty就看又搬回一个伤员的Desmond摇摇晃晃的无视了刚说完不准单独行动的中士往外面走。


 


“去哪?”


 


“还有很多伤员在外面,中士。”一脸混杂着泥土和血污的Desmond转过身来说。那双眼睛还是亮晶晶的。


 


Smitty背起了枪,“中士,我和他一起去。”


 


 


终于能够蹲在战壕里面做来坐下来休息的时候,Desmond还在看着那本不离身的圣经。Smitty吃着Desmond让给他的罐头,没话找话。


 


“她很漂亮。要知道,你找这么个美人都点不自量力。”


 


“嗯,她很漂亮。”Desmond又露出了一个傻乎乎的微笑,“我答应了她要回去参加她的婚礼。”


 


“不应该是你们的婚礼吗?”


 


“嗯?不不不,她是我的朋友,很好很好的朋友。”Desmond短暂的错愕后明白了Smitty的意思,有点慌张的开始解释。


 


“哦,那证明我还有机会?”


 


“……她不会喜欢你的。”


 


 


 


 


Smitty不知道好怎么形容Desmond。他不喜欢他,但是也不想他莫名其妙的被别人欺负了去。当子弹穿胸而过的时候,Smitty承认自己害怕了。他看到Desmond扑到他身边来,满脸的惊慌,嘴里不听的安慰着自己。


 


他怕Desmond哭。


 


Smitty想,要是自己死在这了,以后还会不会有人欺负Desmond。不过,就Desmond这好脾气,肯定有吧?


 


Smitty感觉得到自己的生命在流逝,他听到自己说,他很害怕。然后他看到Desmond的脸上出现了短暂的空白,然后那具单瘦的身躯不知从哪爆发出了力量,他被Desmond抗在了瘦削的肩上。


 


但是Smitty觉得他有点困了。耳边的炮火声被Desmond的喘息声盖了过去,他突然觉得很安心。


 


耳边的一切似乎都在远去,Smitty感觉到自己被放了下来。听到有人劝Desmond放弃自己,自己活不了了。但是Desmond在反驳,但是Smitty已经听不太清了。他想他就要离开了。然后,他感觉到一个颤抖的吻。


 


“Smitty……求求你,活下去。”


 


 


 


 


 


“Desmond!!!Smitty在病房和Hollywood打起来了!!”


 


正在医疗室帮助主治医生进行伤员救治的Desmond被突然冲进来的同事吓了一跳,手里的医用器具都差点掉到了地上。


 


“What?!”


 


“具体原因不清楚,我就看到Smitty被子一掀就把来看他的Hollywood按在地上一顿揍,扯都扯不开!”


 


“!!!”


 


“Doss,你过去看看,这里交给我就行了。”主治医生看着小军医一脸的惊恐,好心的让人去看看。


 


“Thank you,Doctor!”


 


Desmond急匆匆的跑到已经围观了一大群人的病房门口,里面的吵闹声站在十米外都听得见。


 


“不好意思,麻烦让一下!抱歉,让我过去一下!”艰难的挤过人群,终于进入一团糟的病房的Desmond看到胸口缠着绷带的Smitty一手挂着点滴,然后用另一只手揪着已经挂彩了的Hollywood的领子,一脸的凶神恶煞。一时间他不知道是佩服Smitty的已经能够单手揍翻Hollywood的恢复力,还是该去劝架。


 


Desmond刚要上前把两个人拉开,就听到Smitty中气十足的吼了一声:


 


“你他妈不知道那个玉米杆是长我家田里的?!私有财产你懂不懂?!”


 


……


 


热闹的病房一瞬间寂静了,然后此起彼伏的口哨声。


 


Desmond只感觉热度一点点的爬上了脖子然后占领了整个脸,嗡的一下让他整个人都要烧了起来。


 


同时红的快熟了的,还有回过头看到红彤彤的小军医的Smitty。


 


躺在地上的装死的Hollywood生无可恋,打个助攻他容易么?!他又给Howell中士坑了!


 


 


END




ME的坑还没填,我居然先对小军医下手了……




刮着刀子的北极圈不容易啊……

#小白领自截#
一个没忍住又来吃PN的糖了www
一个明天要考专业课听力的小语种狗深陷孔雀娇羞笑不能自拔啊啊啊啊啊
神啊
救救我
赐予我孔雀猫叔化险为夷的能力吧嘤嘤嘤QQQAQQQ